澳门网络博彩网站 澳门网络博彩网站

黑色的劳斯莱斯飞驰在高公路上沿途的风景快向后退去。前几个小时里大家都各自想着心事没有说话。等到那无边无际的夜幕有如澳门网络博彩网站一张巨大的网、渐渐的笼罩了车窗外的天空后我们在车上对付着吃过晚餐。冒斯夫人终于开口对我说道:“小男孩看得出来那把牌还在困扰着你。”

我说:“他生活比较随便是不是?”我说的比较委婉澳门网络博彩网站,其实就是问他是不是很花心。

“不过这也正是我们的机会。那澳门网络博彩网站场次级债风波对美国、欧洲、甚至日本、澳大利亚都造成了极为不利的影响但在中国内地这影响显得微乎其微。也就是说在那个古老的国度里还有很多钱等着我们去挣而中国政府也并没有借此机会构建出一个良好的金融制度!而且在经过长达一年的研究后我们还现了另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罗斯菲尔德微笑着摇了摇头“香港人对1997年的那场金融风暴记忆犹新因此他们的投资都还算小心谨慎可中国内地的那些投资者则完全不澳门网络博彩网站同!中国内地的散户们基本上占领了香港的金融阵地。在他们的炒作下香港的股指期数竟然被推到了一个完全不应该达到的高度上恒生指数从一万八飙升到三万三!邓先生我不得不说这些人”

五分钟的休息时间很快就到了;扬声器里传出那句催促牌手归座的话。我再次回到座位上。当我抬头向观众席看去时杜芳湖正坐在那里向我微笑。

澳门网络博彩网站“当然。”

“你知不知道你的说话你的举止你玩牌的风格总是让我感觉你已经八十岁了。呵呵”杜芳湖再次笑了起来。


|下一篇:哪些游戏可以赚钱